孜然果冻

cn孜然or酸奶,
能吃!
男神庄周💗老公周棋洛、王杰希💗小天使摩柯、骨喰💗
杂食党!冷cp爱好者!欢迎太太投喂呜呜呜呜💖💖💘💘我永远爱你们!

学霸的校园爱情故事

1.
“这次语文考试庄周又是第一名,”老师让课代表把卷子分发下去,在讲台上整理了下书本,“我希望大家能多多向庄周同学学习,毕竟作文每次都能拿到满分是很不容易的。还有字体,整齐又漂亮,我们班某些人,内容很好,但是字写的实在太丑。所以今天的语文作业我们抄两篇满分作文,你们好好把字练一下。”
话音刚落,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。原本安静的教室也变得有些吵闹了。李白看了看埋头苦睡的庄周,烦躁又不解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把庄周的卷子拿过来仔细看了好几遍,又看了看自己的答题卡上批的大字:“字迹不清!”
郁闷极了!
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的烦闷一会儿,伸出手想把庄周的卷子拿过来再看几遍时,手被轻轻的拍了一下。
他吓了一跳,连忙去看庄周,结果刚好对上庄周清澈的双眼,眼中带着点刚刚睡醒的朦胧和对李白此举的不解之意。
李白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只能回他道:“刚刚发卷子,我想看看你作文。”
庄周一听,非常疑惑,道:“你不是已经看了好几遍了吗?”
李白被噎了一下,问他:“你不是在睡觉吗?”
“我早就醒了啊,”庄周坐起身子,“发卷子的时候我就醒了。怎么,你又因为字迹不清被扣分了?”
“嗯……”李白有点委屈,他明明很认真的在写,结果还是被说字迹不清,都没有人欣赏他的吗!
“我看你需要买几个小学用的田字格本子写字,”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站起来向李白说道:“走吧,离晚自习还有好久,咱们出去买本子。”
说完便向门外走去,李白“嗯”了一声,连忙跟上他的脚步,伸出手搂住庄周肩膀,两个人一块儿向商店走去。庄周本来想挣开,想想还是没有推开他。
李白站在前面排着队,庄周在他身后靠着他的背打盹。李白想,庄周议论文好像写的特别好啊,素材运用的恰到好处,对材料做出的评价也十分精辟,怎么字还能写的这么好看。天天上课睡觉,成绩还这么好,他是在梦里学习吗?
这么想着,也轮到他买东西了。他先听庄周的买了几个田字格本,又买了瓶雪碧,正准备付钱,身后伸来一只手,把雪碧放了回去。庄周幽幽的说:“你这么傻,喝了更傻,换一个。”
说他傻,李白也没有抗议,重新拿了包牛奶就付钱。庄周买了两罐谷物酸奶,又买了根红笔芯。两人并排往教室走去,李白盯着另一罐酸奶看了半天,问他:“你是不是给我买的。”
“谁说给你买的,你怎么这么自恋?”
听他这么说,李白撇了撇嘴。一到教室,历史老师就把他叫走了,庄周自己回了座位,又趴着睡觉了。
李白在历史老师那儿待了好久才回来,走近了座位才看见一罐谷物酸奶放在他桌子上,正是庄周刚刚买的。
还说不给我,李白喜滋滋的把管子插上喝起了酸奶。
2.
第二天早上六点,李白起床之后把庄周从床上捞起来才去洗漱。洗完回来看见他还坐在床上睡,又废了好大的劲才把庄周弄醒,等他也拾掇完,两个人才去食堂买早饭吃。
做过早操,两个人回了教室进行考试。临近高考前的两个星期,他们要度过学校制定的“天使计划”考前复习周。早上考试,下午讲卷子。一直到六月三号才停止,之后就是三天的在家自我复习时间。
考完文综,李白忍住饥饿,先去第一考场把睡的正香的庄周叫醒,跑到食堂排队。他在前面排着队,让庄周在后面占位子。等李白打好饭回来,庄周旁边坐了一个此时不该在这里的人。
李白把饭放下,又把筷子递给庄周。庄周道:“你别坐我旁边,到外面等着去,我吃完饭再说。”
惠施十分无力的看了他一眼,往食堂外走了。
惨,真惨。李白幸灾乐祸的想。
“他来给我送钱,”庄周说,“爸妈这周末要出差,不在家,我家里没人。”
“那你来我家住呗?”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”庄周面无表情的说,“我还是不放心你写的字,必须看着你练字我才安心。”
李白听他说话,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他只想着,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吗?
庄周见他神游,忙叫他回神。午休迟到的话,可是要扣班级分的。
时间溜走是非常快的。庄周身上什么也没背,李白倒是背了好几个小包。他得回去练字,要写作文,还要在庄周的监督下背历史。两个人这么一比,倒显得李白有点可怜了。
只有一天时间休息,他们计划用这一天好好的补习一下。给李白来个作文速成,再把他那令人头疼的字好好规范一下,肯定会比以前的分高的。其实李白成绩也不差,好歹是一班的,谁的成绩差呢?只是在细微处的不同而已了。
回家的时候,李白背着的不只是自己的东西,还有庄周的连体睡衣。当然他也有,是一起买的情侣款。庄周也不是让他拿,而是李白自己要求的。他愿意,庄周也不好拒绝他。
到晚上洗澡,李白说要一起洗,庄周没理他,自己去了浴室,让他一个人在客厅哀嚎。等他洗完出了浴室,李白还以一种生不如死的表情、僵硬的姿势躺在沙发上。他坐在李白旁边,踢了他一下,说道:“快点去。”
李白哼哼了两声,跑到浴室去洗澡了。
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却不见庄周的身影。他跑到房间里,见庄周正在摆弄他的毛巾,还没来得及问他问题呢,就被庄周一勾指头给勾过去了。
他一边给李白擦头发,一边问他:“大学报哪所?”
“我看我的成绩只能读A大二本专业了,你肯定是一本专业的。”李白闷闷的答道。
“我是不会允许你读二本的,”庄周道,“你把字好好写一写,我看你语文也是可以拿高分的。如果你真的报二本,那你就和惠施干活去吧,我去外国留学。”
李白从他手上拿过毛巾去放下,关了卧室灯准备睡觉,手却突然被庄周抓住了。一个没小心,跌了一跤,趴在庄周身上。正打算说对不起,却被庄周捧着脸亲了一下。
“快点睡。”他说。





默默的交党费
希望周周能不嫌弃我,别开除我粉籍
酒鱼超棒!
这里的白哥是那种放荡不羁的(没有),成绩特别好但是会常常扣卷面分的学霸,周周就是那种学霸,年级第一的那种。惠施同学友情出演,大家要多多同情他啊л̵ʱªʱªʱª (ᕑᗢᓫา∗)˒

【王乔/情与诗 19:00】《Dream》

      >>Dream

“今天直播就不打游戏了,我们可以做点别的事情,”乔一帆把话筒摆正,看了看屏幕上闪过的弹幕,“队长说要我们向安文逸学习,多读书写字,所以这个夏休期大家应该会多看书吧。”

“那今天干什么呢……?”乔一帆眯了眯眼,“今天直播读诗吧,我也回忆一下当初做学生的感觉。现在你们可以给我发私信啦,然后照例,随机抽一位观众送一寸灰的手办,要是不想要也可以联系我,看看能不能换成别的。”

乔一帆一面翻着私信列表,一面喃喃道:“你们选的诗大部分我都看过啦……我也不知道选什么好,那就随便挑啦?”

他看了看弹幕上回应他的观众,开始静下心来挑选。

“嗯……这首,长相思,”他的目光被列表里的一首词给紧紧的攥住了,“那就这首吧,不得不说这首词对我来说真的意义重大呢……”

他看着这样短短的几句词,那个夏天的画面仿佛又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同样是一个夏休期,只不过是在微草的夏休期罢了。

是他改勤勤恳恳地做他的小透明、一心一意地喜欢着队长——王杰希的夏休期。

北京的夏天还是非常炎热的。乔一帆本来是出去买日用品的,却发现附近的超市都关门装修了,于是他只能一面闲逛,一面找可以休息的地方。正当他想打道回府的时候,一家书店映入眼帘。装修的古色古风,和旁边的现代化咖啡馆相比显得格外突出。他走了过去,书店内的装潢让他怀疑穿越是穿越到了古代--黄檀木的太师椅,各种名贵木材制成的书架上放着一本本现代不多见的线装书,好像是打扰到了世外仙人的休憩,他有些恍惚,不由自主的说了句: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

说完,他感觉好像有人来了一样,转过身去,发现是一位穿着长衫的先生。手里拿着把扇子,正轻轻晃动。

乔一帆看得有些出神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。那位拿着扇子的先生朝着乔一帆走去,乔一帆看着,不知为什么乔一帆突然往后退了几步。

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。

那先生先是有些愣住了,然后才笑起来,道:“是来买书?”

乔一帆摸摸鼻子,有些局促不安道:“不是...我是有些好奇...所以...”他吭吭吧吧说着,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,又担心又害怕害怕会被这位看起来像店主的人请出去。

那位先生看着他的表情和动作,笑道:“别紧张,我不会吃了你的。”

闻言,乔一帆先是轻松的笑了笑,然后才小声说道:“我看到周围店都在装修,然后看到您的店开着门,所以就进来看看...”

“我们能相见,也是有缘,”那位先生这么说着,又突然转身在旁边书架上挑了一本书,递给他,道:“这本李煜的词集送给你,当作是我们遇见的礼物好了,我觉得你会喜欢的。”

乔一帆伸手接过,道了声谢,本想马上翻翻看,却听那人说道:“回去再看吧,我得关门了。”

乔一帆一听,有些窘迫,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你了。”

他朝店主鞠了个躬,匆匆朝着店门跑去。也不好意思去看先生的表情,连忙小跑回了微草俱乐部。

等乔一帆回到他的寝室,他才小心翼翼的翻开这本看起来有些上了年纪的书,书页有些泛黄,微卷的书页使它看起来颇具年代感。除了从右到左的阅读方式让他感觉有些不适应以外,其它的一切都让乔一帆喜欢的不得了。他坐在桌子前,如痴如渴的读着书中的诗句,不知不觉已然到了中午。

高英杰结束了早上的练习,打算叫乔一帆一起去吃饭,又想起他早上说要去买东西,便想到应该先回宿舍去看一眼。他这么想着,走到了宿舍门口。他推开门,见乔一帆坐在椅子上看书。他叫了一声“一帆”,乔一帆没有回答,他以为乔一帆坐在桌子前睡着了,便走近去看,又叫了一声,乔一帆才迷茫的抬起头,向高英杰的方向看了看,才发现这有个人。

他问道:“英杰?怎么了吗?”

“我来叫你去吃饭,都中午了你还坐在这里,”高英杰道,“你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,我叫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回答我,还以为你睡着了。”

“没有没有,”乔一帆连忙摆摆手,“今天有个书店老板送了我一本词集,我在看词集,没有睡着。那我们去吃饭吧,你一说我才发现有点饿了。”

高英杰的手被他抓着,两人并肩朝门外走去。高英杰问他:“你不是去买日用品了吗?怎么没看见呐?”

“啊,我给忘了。”乔一帆懊恼道,“早上我出去本来是要买的,结果周围店都在装修。然后我就四处走走,就走到了那个书店……”

乔一帆低着头走路,正说着什么被高英杰打断了。他抬起头看了高英杰一眼。

高英杰小声道:“队长。”

乔一帆一听,这才往前看,心脏跳得哐哐响。他和高英杰一起说道:“队长好。”

王杰希点点头,从他们旁边过去了。

王杰希已经走远了,乔一帆的心里,还没有平静下来。

乔一帆:“队长什么时候来的。”

高英杰;“在你说没买到东西那会儿吧,想跟你说的,结果你一直低着头,不怕摔倒吗?”

乔一帆连忙答应道下次再也不低着头走路,两人才重新往食堂走去。

这边王杰希听见两人的谈话,仔细想了想,去楼下商店买了一些日用品,准备一会儿放到乔一帆寝室去。他却突然收到经理的电话,说让他去一趟办公室,有事跟他讲。

王杰希挂了电话,把刚买的东西放到桌子上,往经理办公室去了。

等他到了办公室,经理也没有和他寒暄,而是开门见山的就说了找他来的原因。

经理:“战队是不是应该整理一下,把没有多大用处的人清理出去?”

王杰希道:“你是指哪些人?”

经理递给他一张纸,他接过,匆匆扫视了一遍,心下有了计较。他问道:“今天就说吗?”

经理看了他一眼,安慰他:“你别想太多,虽然不是要马上就做,但最好一周之内,赶在夏休期结束前吧。”

王杰希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经理办公室。

走在楼梯上,他叹了口气,又把那张纸拿出来看,中间“乔一帆”三个字像是一根根尖刺要刺饭他心里去。

等高英杰和乔一帆吃完饭回到训练室,还没坐几分钟,就有人喊他名字,说是王杰希有事跟他说。

乔一帆嗯了一声,内心却慌的不得了。因为不知道什么事,但是能被单独叫去说话的,一定是大事。

他敲了敲门,听到里面传来“请进”的许可,才敢推开门。他惴惴不安的站在王杰希面前,低着头。王杰希看着他,过了好一会,才说:“一帆,今天叫你来是有件事告诉你。”

王杰希看了看面前攥着衣角的乔一帆,在心里叹了口气,道:“微草没有和你继续续约的意思,你能明白吧。”

听到这句话,乔一帆小声的应了,心里却像是突然空了,好像周围的氧气不够,又好像心脏被人紧紧的抓住,喘不过气。这几天他一直担忧,却不敢去想这个事情。而现在突然被提出来,好像是突然给了他一记重锤,打的他根本不愿意面对现实。

“我知道很残忍,可是这是非说不可的,”王杰希把在楼下买的东西拿起来,递给他,“可能这是你在微草最后能收到的礼物了。”

乔一帆伸手接过,眼睛有点红,他小声问道:“今天就走吗...我知道了,谢谢队长。”

说完,他向王杰希鞠了个躬,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。他忍住想要流泪的欲望回了寝室,收拾好他的东西,一抬头就看见了现在门口的高英杰。

“你离开微草,还能去哪里呢?”他问,“队长就是跟你说这个吗?我看刚刚也有人被叫过去了...”

“是啊......我还能去哪里呢?”乔一帆紧紧的抓着袋子提手,低着头,说道:“可能会先找个网吧看看吧。”

“网吧?”高英杰讶道,有些迷茫,甚至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他正想说些什么,却发现乔一帆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。乔一帆向他走来,说道:“英杰,你要继续努力,成为微草的中流砥柱...可不能像我一样。”

“你很好啊,”高英杰有些不满他话的内容,哼了一声,道:“我希望以后还能看到你,就算不是队友。”

听他的话,乔一帆小声的笑了起来,好像真的很开心似的,脸上绽放出一个微笑。他用充满和活力的声音说道:“那我们都要继续努力!我先走了,你回去训练吧,耽搁了可就不好了。”

说完,转身推开了俱乐部的门,头也不回的就走了。

高英杰看着他的背影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往寝室走去。但等到了寝室,却突然看到桌子上有什么东西。跑过去看,才看清是他早上一直在看的书。他赶紧拿着书追了出去,等到门口,才想起自己是看着他离开的,现在追根本追不上。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队长!?”高英杰吓了一跳,“是一帆的书,他忘记带走了。”

“给我吧。”王杰希伸手接过书,转身走了两步,见高英杰还在原地站着,表情有些怪异。

“还不走?”他催促道,“回去训练。”

“是是是!队长,马上回去。”被他一叫,高英杰这才回过神来,匆匆跟在王杰希身后,回了训练室。

这边王杰希拿到了书,匆匆翻了几页,便收了起来,锁在最下面的柜子里,转身开了电脑,开始完成夏休期公会的每日任务。

而乔一帆,离开微草俱乐部后正担忧着没地方去时,突然想起了指导他开始使用鬼剑士的叶秋。

他匆匆给叶秋打了个电话,得到许可后就去买火车票了。他听过叶秋之前想要组战队的想法,现如今能够重新成为职业选手,这种机会,一定要好好把握才行。

两天后。他背着他的小背包,跌跌撞撞的找到兴欣网吧,因为见到孙翔和肖时钦有些兴奋。激动的向对方打了招呼,却引起了一场小躁动。他有些不好意思,向老板娘道歉,却被对方以十分包容的态度拍了拍肩膀,随后便跟着叶秋上到二楼,去参观了训练室,迅速加入了练习的行列。

乔一帆到了兴欣,算是小幅度的改变了一下兴欣的现况。因为是夏休期,各战队的主力都开始为自家公会帮忙,刷野图boss等活动的主力输出或是指导位置,都交给了那些战队成员们。而来到兴欣的乔一帆,也是以极快的速度,重新开始熟悉他的鬼剑士。为队友们做辅助,已经如鱼得水般的熟练起来了,也不用像在微草那样时刻担心有人会嘲笑他不自量力。

至少,兴欣的环境变好了很多很多。

这天他正如往常一样,在混乱的人群中小心翼翼的辅助队友,却突然被中草堂的一个魔道学者拉远,离开了战场。他正一头雾水的准备攻击,接过突然收到了一条私信聊天。

木恩:一帆!是我!

一寸灰:英杰?

木恩:是啊,一帆你到兴欣去了吗?

一寸灰:啊......是的,我那天忘记跟你说了,抱歉......

木恩:没关系没关系,你现在在哪里呀,地址发给我好吗?我有时间去找你,看看你那里的环境。

乔一帆对于这些问题,全部都如实回答了。答完之后,听见队里有人叫他,便匆匆向对方打了个逃跑的颜文字,回到了战场。

可怜的乔一帆,全然不知,跟他聊天的不是高英杰本人,而是王杰希。

而高英杰就这么看着王杰希模仿他的语气和一帆聊天,感觉对队长的认知全部崩坏了。他看着队长从他座位上起来,吩咐了一句:“不许告诉他”就走出了练习室。

他还没来得及答应......他能不能不答应啊!他真的好想告诉一帆事实啊!

王杰希要到了地址之后,快速填写了快递单,将乔一帆的书收好,下楼投了快递。寄完快递直接回了家,打开电脑没多久后,就收到了来自叶修的疯狂抖动30连。

连电脑都微微卡了下。

王杰希回了他一个问号。

叶修:我刚看到你们队那个小朋友和一帆在聊天,你猜他们在说什么。

王杰希:我不猜。

叶修:那小朋友说你居然用他的号跟一帆聊天,还要人家地址,可以呀你,想干什么,暗度陈仓吗?喜欢我们家小乔?

王杰希:你猜的没错,但你这“我们家”,用词不恰当。

叶修:你刚把一帆赶出去,还说一帆是你们微草的人,不行,你脸皮太厚。

王杰希:脸皮厚这事,比不上你。

叶修和王杰希两个人就这样吵了一下午。王杰希想了想,问道:兴欣是不是把这次野图拿下了。

叶修道:你真聪明,但那本来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,兴欣打boss,如探囊取物。

王杰希客套了一句,结果收到了对方一个捶头的表情,附言:你想追我们家小乔还早着呢?

他看见了,没多想,就下了线。叶修那边,乔一帆有些口渴,便起来接水喝。偶然间抬起头,看到叶修电脑上闪过一句话:“你想追我们家小乔还早着呢!”

他又看了看对方的昵称(其实是叶修给人家打的备注),王大眼儿。

看过之后往自己位置走了几步,越想越不对。这感觉像是在说他队长王杰希啊!

他赶快坐回自己位置,忍住去问叶修的念头,逼迫自己投入到练习当中。

练习到凌晨,他看叶修还精神着,不禁有些意外,又不知道该怎么让对方也去休息,便尴尬的坐在位置上。叶修偏过头看了看他,道:“你赶快去睡觉,才多大就熬夜,以后到这个点自动去睡觉。”

乔一帆赶紧答应了,问道:“前辈不睡吗?”

“你管我呀,”叶修笑道,“我是熬夜惯了的,今晚有事干,别担心,快去睡吧。”

说完,也不管乔一帆是不是还在,有把耳机戴了起来,重新投入到战斗中去了。乔一帆见他这模样,只得乖乖去睡觉。

第二天中午,训练室里的人们正讨论着去那里下馆子,一个快递包裹突然送到了兴欣网吧的前台,还叫了乔一帆下去拿。

他“噔噔噔”下了楼,查收了快递之后,没忍住就直接在前台拆开看了。

这一看才反应过来,是他那天忘记带的书,被谁送到这里来了。是谁呢?

他揉开变成纸团的快递单,发件人姓名是王杰希。

只因这一个名字,他又将快递单整整齐齐的叠成小方块,收进了口袋里,正想干些什么,却被楼上下来的人拉住带去了餐馆。他只得匆匆将书放在前台。等吃完饭回来,他一页一页的翻着、抚摸着书页,却突然发现了其中的一张纸条,上面写道--

    “虽是怨情诉以相思,但此怨情终将化作万片枫叶散尽,余下只有相思。”

署名是王杰希。

他看了看夹着这张纸条的那一页,李煜的《长相思》映入他的瞳孔之中:『一重山,两重山,山远天高烟水寒,相思枫叶丹。』

他不知道王杰希要给他写这样一张字条,又为什么要寄到他的手里,只是迷茫的收下了,并不敢多想。

但这个疑惑,在几天后王杰希亲自来到兴欣网吧的时候,就全然了解了。

他来的时候,是清晨6,7点,身上还带着蒙蒙的水汽,就那样在兴欣网吧等着。

实际上那时侯大家都没醒,而王杰希出门前几天跟队里说了放假,让他们休息休息。高英杰猜王杰希是去杭州了,便在王杰希到杭州那天的大清早将乔一帆叫起来,把这事给他说了。

乔一帆听了这话,匆匆洗漱了下,整理好衣着就跑出去了。有些害怕又有些激动的打开门,看见王杰希在不远处吃些早餐。

而此刻,王杰希也刚好将目光投向了兴欣网吧的门口,也就恰好看到了门口的乔一帆。他快速喝完豆浆,朝那边走去。乔一帆看着他向这里走来,还保持者手开门的状态站在原地。

他的脑中,突然出现的是那天的对话内容。

『一帆你把你的地址给我,我那天没事可以去看看你』

那天用高英杰的账号和乔一帆聊天的王杰希,终究是做到了这点。

他把乔一帆的手抓住,带进了网吧里,两个人坐在相邻的两把椅子上,跟默契的都没有说话。王杰希是不知道开头,乔一帆是脸红着不知道该说什么。直到叶修下楼打破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,这才好一点。

叶修道:“暗度陈仓的王杰希,你终于来了啊?”

王杰希道:“你说什么‘终于’ 。”

叶修哈哈大笑,道:“原来王杰希喜欢人的方式就是把人从队里赶出去,哈哈哈哈,学到了。你俩慢慢聊,我搞点吃的去。”

乔一帆被这话说得脸发烫,头埋的越来越低,被旁边的王杰希拍了额头,才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动了动。这样才发现,从进门到现在,他和王杰希一直牵着手。

王杰希看了看他,道:“让你离开微草,是为了双方着想。战队没有多余的精力重新培养一位主力,这也就导致了你不能在微草中发挥自己的作用,这样的话,换个环境才可能让你真正的发挥作用,而不是一直被埋藏无处可用。”

乔一帆听着,嗯了一声,向王杰希道谢。

但是王杰希却说:“我不是为了安慰你而来,”他顿了顿,“虽然安慰也是有,但不是主要目的。”

“我的主要目的是,来坦白的说一说我的想法。”

听他变了声音,乔一帆转过头去看他,没想他也看着乔一帆,说:“有点不好意思、有点抱歉的喜欢你。”

乔一帆呀了一声,刚想说什么,被王杰希给打断,他说:“告诉你只是为了让你明白,时间还有很多,可以慢慢来。”

“他让我慢慢来啊,”乔一帆对着麦笑了笑,“其实他不知道的是,我在进入战队之前就很喜欢他了,怎么可能慢慢来呢。”

他正说着,突然听到有开门的声音,匆匆说了声“有急事”便关了直播,往玄关处走去。

他刚转了个弯,就被人给抱住了。那人说道:“我听了你的直播。”

“啊?”乔一帆讶然,有些不好意思,伸手环住了那人的腰。他想说什么来缓解下紧张的心情,却突然被面前的人攥住了嘴唇,磕磕绊绊的往卧室带去。

等到躺到了床上,他才反应过来去推面前人的胸膛。只听那个人说道:“乔一帆小朋友,我离开这么久连个电话也不打,”他搜了搜乔一帆的头发,说道:“就算你在直播里告白......我也不会就此原谅你。”

说完,那人又伏下身子,轻轻的抱住了乔一帆,他道:“我很想你。”

乔一帆在心里回道:“我也是。”

--------END

狂撸一段周安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╰[ ⁰﹏⁰ ]╯

额...写了篇庄周的自戏...是文言格式写的...希望大家批评...然后...想扩喜欢文言的小伙伴...
(我是根据稿子写的文言版的。。)
第一次在这里发,希望能批评我吧!谢谢大家(´▽`ʃƪ)